《分界线》中演绎单亲爸爸感动观众 对话演员张国强:努力让角色做到“千人千面”

2022-08-13 16:30 大众报业·半岛新闻阅读 (213950) 扫描到手机

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

从《士兵突击》中的高城,到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中的张迷龙,再到《我的兄弟叫顺溜》中的陈大雷,实力派张国强将一个个鲜活的角色刻在了观众心里。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《分界线》,张国强饰演单亲爸爸马冬生,为了筹钱给女儿治病,铤而走险抢劫金鑫典当行,从此无时无刻不受着法理与人情的拷问。近日,他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,分享了《分界线》拍摄幕后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从生活中去捕捉“马冬生”的影子

在《分界线》中,马冬生始终是一个矛盾体。在张国强看来,这样一个矛盾的角色,却能最大限度地激发演员的创作欲望。

“我不适合演男一号,压力太大了。我反倒更愿意演马冬生这样的角色,虽然戏份可能不是最多的,但一定是最出彩的。我觉得这是我的强项,就是要把这种角色塑造得光彩夺目,让观众喜欢。”

话虽如此,想要演好却一点也不容易。“有些人的心思你是看不透的,你也是猜不透的,马冬生就是这种人。他看到什么、想到什么不会马上说出来,他会把话藏在心里,我觉得这是在表演上最难拿捏的地方。”张国强表示。

于是乎,张国强只能尽量从生活中去捕捉马冬生的影子,试图让角色人物更加具象。“马冬生身上有我父亲的样子,我自己看了其中一些片段,每次都会想起我父亲,他当时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。”他补充说道:“包括我叔叔,甚至我自己,生活当中有很多跟马冬生很像的人,我会在人群中找到他的影子,然后把他们的特点统一起来,去消化总结,最终呈现出我脑海中马冬生的样子。”

进组之前还专门学了开三轮车

都说“影视作品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”,而想要将生活中这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演绎好,生活阅历就显得尤为重要。为此,进组之前,张国强做了大量的功课,甚至专门去学了开三轮车。“我会去大街上观察,看他们骑车的状态,然后有意识地在表演中去进行强化。”张国强表示,作为演员,需要在生活中主动接触形形色色的人,去观察他们的神态和表情,去感受他们的内心世界,“这些都可以作为我日后的表演素材,演员就是要把生活常态真实展现出来。”

《分界线》播出之后,马冬生和马瑾的父女情感动了很多观众,张国强的几场哭戏也被观众点赞为“演技天花板”。剧中有这样一场戏,马冬生请求医生不要将马瑾转到肿瘤病房,担心女儿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打击。此时,镜头对准了马冬生宽厚却又孤单的背影,身体止不住颤抖。而后,马冬生转过头,眼神正对上马瑾,从惊愕到失声痛哭再到强装镇定,表情的变化几乎就在一瞬间,给人以极强的代入感。

“真的太好哭了!”“张国强老师YYDS!”“这一连串微表情绝对是教科书式的。”剧集播出之后,观众纷纷表示。对于网络上的如潮好评,张国强却表现得非常谦卑。“作为表演者,其实也会很享受这种表演。如果一个角色的喜怒哀乐可以通过镜头,通过演员的表现展现出来,然后打动观众,感动身边每一个人,我觉得这就是作为演员最大的成功。”

只有细节真实才能让观众有代入感

众所周知,张国强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,对拍摄细节的要求可谓苛刻。剧中有一场打戏,马冬生被人用钢绳勒住脖子,两个人在地下停车场缠斗在一起。而据张国强透露,这场戏并没有使用替身,每一个镜头都是自己实打实“摔”出来的。

“那天拍了有七八遍,磕得浑身伤痕累累,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,最后实在摔不动了,只能躺在地上感叹岁月不饶人。”张国强回忆道,在拍摄过程中,出于安全考虑,起初对手戏演员一直不敢发力,并提出希望能够通过借位拍摄的方式,以最大程度减少对张国强的伤害。对此,张国强却坚决反对,“观众会看得很假,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,因为只有细节真实才能让观众有代入感,才会真的跟着一起揪心。”

剧中还有一个细节,也得到了观众的交口称赞。剧中,马冬生常常佝偻着身体,体态动作都略显老态。而实际上,张国强身高180cm,身材高大魁梧,与马冬生几乎判若两人。而这一细节,其实也是张国强有意设计的。

“我觉得当一个人独自扛起家庭的重担,一直在外奔波操劳,自然就会有些驼背,这是自然规律,也符合人物设定。”在张国强坦言,现阶段自己很多角色类型虽然会有重叠,但自己还是会努力让角色做到“千人千面”。他表示:“哪怕是形体、台词、方言等各方面做一些细微的调整和变化,我都会认为那是一个全新的角色。如果演什么角色都是一个样子,那就好像克隆一样,我是没办法接受的。”